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法官手记:“好人”老陈
 

“好人”老陈

 

(玉环法院 陈林泽 吴月媛)

 

如果可以给人生的不幸程度打分,老陈的分值应该很高。

童年时因病导致肢体残疾,中年时妻子重病失去劳动能力,老年终于赶上拆迁,可是因为掏不出钱补差价,无法入住新房,只能蜗居在老家的一处破旧矮房里。雪上加霜的是,好心给朋友做担保,没想到欠债的朋友一走了之。债主一纸诉状,老实巴交的老陈只好一个人把债务全扛下来。

几年里辛苦地还钱,一点点补上窟窿。2016年,因为实在困难,一时凑不齐最后的两万块钱,老陈成了“被执行人”。这是我给他的“好人”加上引号的原因。然而我心里明白,被执行人和好人之间没有任何冲突。被执行人老陈,同时是个实打实的好人。

被执行人老陈在接到《执行通知书》之后,主动写来了一封承诺书,写明了自己的状况并保证在一年之内也就是2017831日之前,还清这两万块钱。经查,老陈确实无财产可供执行,于是这个案件就和许许多多别的案件一样,变成了“终本”。老陈的这封承诺书,也像无数张文书一样,默默地藏在档案室的某个角落。老陈顶着被执行人的头衔,在这365天里,不知道经历了什么。

今年8月底,我接到了老陈的电话,他说钱凑齐了,准备全交到法院。我翻出案卷,找到那封承诺书,果然是在831日之前还清,我心里对老陈的敬佩就像溪流一样慢慢奔涌开来。

办理结案的那天,我仔细地观察了老陈。花白的头发,黑红的皮肤,深蓝色的半袖,上面印着某处楼盘的广告。他身材不高,身体微胖,脚踝因为残疾而扭曲,走起路来一跛又一跛。我问他家里的情况,他说两个人的养老金扣除办理养老金时借的贷款,只剩下一千多块钱。我问这两万块是怎么来的,他说是向亲戚朋友借的。我问那后面准备怎么还,他想了一想,笑笑说,后面的事再说吧。一个笑容可能包含很多内容,难堪、无奈,也可能仅仅是面对苦难时的一个习惯,经历得多了,也就看淡了吧。

因为想找主债务人追偿,我陪他去立案窗口咨询。排队等候的时候,我试探性地问他,生活这么困难,为什么还要还这个钱?他说,也有人这么跟他讲,老两口一残一病,法院还能把你从破房子里赶出去吗?可是他觉得,一件事情,答应了总要完成。就是因为“答应了”,老陈成了担保人、成了被告、成了被执行人,就是因为“要完成”,老陈把足够帮助自己住进新房的钱,用来还了本不是他欠下的债。

好不容易排到窗口前,老陈有些站不住,还好窗口前面有椅子可以坐。得到答案说需要起诉并预交诉讼费,老陈又一次笑笑。他说我回去借钱,下周再来起诉。我看看时间,还是周二。为了凑两千多的诉讼费,老陈不知道又要借几家。

我送老陈出门,他蹒跚地走下台阶,指着停车场的一辆自行车说,我骑车来的,我腿脚走路走不长,不过可以骑车。我问他要骑多久,他说半小时差不多。正是台风天,一半的天空都是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起雨来。我突然不知道应该说老陈你慢走,还是说老陈你快点走。想了想,看见他车筐里放着的头盔,我只好说,老陈,路上车多,注意安全。

因为怕妻子担心,老陈叮嘱我们不要写出他的真名。老陈可能是老张、老李……可能是你我身边任何一个普通的人。我甚至希望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希望世界上并没有这个要面临诸多苦难的老陈。

“答应了就要完成”的老陈,曾经是一名被执行人,却一直是一个好人。

版权所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
地址:台州市市府大道339号 邮编:318000  访问量:27542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