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法官手记:“这笔黑心钱,我不赚!”

“这笔黑心钱,我不赚!”

(黄岩法院 郑莎莎)

3月下旬,林法官分到一个涉疫情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作为他的法官助理,我在第一时间联系上被告小丰了解案情。

小丰是一位25岁的小伙子,本应是最朝气蓬勃的年纪,但电话那头的他却语气沉重,“我觉得我已经很谨慎了,但还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些事情,我真的从来没有坏心眼啊”。

在第一通电话中,小丰就向我讲述了事情发生的全部经过,很坦白,也很无奈。

疫情之下的商机

2月初的一天,小丰的朋友王某在微信上给他发了条信息,称“有口罩的货源,有销路的话可以供货”。当时正值疫情爆发期,全国各地“一罩难求”。小丰万分惊喜,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商机可谓是可遇不可求。他马上联系朋友王某详细了解口罩供货厂商的相关情况,王某信誓旦旦地和他保证拍胸脯道“放一百个心好了,尽管去找客户大赚一笔”。为了万无一失,小丰第二天就买了机票亲自前往深圳的工厂,看到了产品加工流水线和检验报告后,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很快,小丰就找到了第一个大客户,一个企业联合会性质的协会组织,双方于2月16日签订了七万只口罩的大订单,约定单价3.5元,八日内交付,当天协会就将全额货款245000元支付给小丰。此后小丰一边在微信上寻找客户,一边留在深圳督促工厂赶工,力求保质保量地把口罩交到客户手中。

梦碎时刻的艰难抉择

2月26日,信心满满的小丰如期将货物送到协会验货。验货人员仔细抽查、检验后,脸上却有一丝失望。“这口罩质量不行”,客户最后扔下的一句话如当头棒喝,小丰的心一下跌到了谷底,害怕、惊慌、难过的情绪泉涌而出。冷静下来后,小丰马上联系王某,但这位曾经信誓旦旦的朋友此刻却一问三不知,更棘手的是,王某早已将小丰预收的几十余万货款打给了厂商,他甚至劝说小丰赶紧找下一个客户将这批口罩脱手。

痛定思痛,小丰作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拨通了工商管理局的电话,坦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并将七万只口罩如数交给执法人员,委托他们将口罩送往质量监督检验部门接受质量检验。

“我当时就知道这些钱可能全部打水漂了,但是疫情时期,我怎么也不能赚黑心钱,发国难财啊。”小丰和我说,情绪依然很低落,显得有几分悲壮。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我们拿到了这批口罩的检验报告,如预料中,有一项检测指标不合格。

可怜之人并不可恨

根据约定,4月9日,小丰和协会的负责人来到法院参与调解。

小丰依然情绪低落,但态度却很诚恳,开门见山地向原告表达了歉意。我们了解到小丰是个电话推销员,刚工作不久,父母也是普通的打工族,他确实是经济困难,无力返还货款。同时,他在接到口罩质检报告后已经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试图通过法律途径追回货款,请求原告宽限一些时间,他表示如果到时候追不回货款,他贷款也会把钱还上。最终,原告方同意多给小丰两个月的时间。

小丰说“我知道维权道路很艰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追回来,甚至有可能永远追不回来,但我自己的责任我先承担,不能躲!”

有一句老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是对于小丰来说,他本性善良,或许仅仅是因为初出茅庐缺乏社会经验,原本以为能捞到“第一桶金”没想到却成了“社会第一课”。好在,难关终会渡过;好在,他没有选择逃避,在25岁刚刚开始的人生道路分岔口前选择了正确的方向,让我们看到了他身上的责任和担当。

版权所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
地址:台州市市府大道399号 邮编:318000  访问量:51391803

浙公网安备 331002020005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