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法官手记: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一个家
 

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一个家

(临海法院 韩亚敏)

 

 “当时,我也懵了。我只是想到他们是我的好朋友,好朋友是要互相帮忙的,所以我才去帮忙。”他低着头,喃喃地说出这一句话。

窗外知了叫个不停,三十八度的高温,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炙烤的热气。面前坐着的是一个有些瘦弱的少年,他的脸上架着一副厚厚的框架眼镜,腼腆地低着头,双手不停地扭搓着衣角,坐立不安。就在去年十月,这个瘦弱的少年利用QQ将一名网友约出来见面,以便于他所谓的“朋友”去实施抢劫,朋友顺利地从网友那抢了一部苹果手机。可是事后,或许是因为害怕网友报警,更或许是他自己内心的不安,这个少年最后选择主动向公安投案自首。

“后来呢,你是怎么想到去自首的?”我轻声问他。这个有些瘦弱的小少年,让我实在不忍心对他大声斥责,也许是因为我总觉得他既然能够选择自首这条路,那么他也不是不可挽回的。

“我觉得,那毕竟是别人的东西,这样抢过来,还是不应该。所以,我才去找了警察。”他有些不安地用手托了托眼镜架,认真地对我说。看着他的样子,我有些不忍心告诉他,“抢劫罪”这个将判处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罪名,会像十字枷锁一样将压着他的一生,而他对自己的行为却茫然地以为只不过帮了朋友一个忙。

“其实,朋友的帮忙也分很多种的,你说对吗?”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我循循善诱。

“可是如果这个忙不帮,我就没有朋友了。不就是一个小忙么?”他越来越低声地说。

看着他自首,却又别扭地不愿意承认错误的态度,一下子我有些怒气,十几岁的人了,善恶是非都不分吗!

一抬眼,我看到他眼睛里闪着泪光,或许他有难言之隐吧,我想。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长久的沉默,他的表情挣扎、犹豫。“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他停顿了片刻,“我爸爸妈妈都在外面,我不想总是一个人。”

简单的两句话,让我突然想起,前几天联系他家人,他爸爸语气生硬:“我没有这样的儿子,你们要怎么判就怎么判好了,我是不会去的!”他父亲留下这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想他们吗?”我问。

“……我已经有一年没见到他们了”少年声音嘶哑,犹豫了一下,他又问,“他们,会来吗?”

“你想见他们吗?”我又问。

“我爸爸……肯定……不会再理我了。”他似乎已经猜到他父亲的态度,转而低落地说。

一时间,我语塞。留守少年的人生,缺少的何止是一份关爱与陪伴,或许这才是少年的心结,也是案件的关键。

回到单位,我思来想去,又给少年的父亲打了电话。没有意外,对方仍然是一看到是法院的号码就马上挂断了。此后的几天里,少年的失落的眼神和受伤的表情,总是闪现在我眼前。

不能就这样放弃了,人之初,性本善,他刚走错了路,不能一错再错,回头还来得及。电话不通,就发短信吧!想到这,我拿起手机编辑短信,末了,我又加了一句:“他说你们有一年没见了,他很想你,也知道自己错了,还去自首,你来看看他吧。”

第二天,我意外地接到了少年父亲的电话,他的语气中有些许无奈,更有些许感叹:“法官,想不到还是你们不放弃他,其实我只是对这个儿子有点失望,说实话,真的放弃他也是过不去心里这个坎啊!你们什么时候开庭,开庭前需要我做什么吗?我和我老婆明天就过来。”

再次见到少年,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少年听到后,惊喜、诧异、激动的表情一一在脸上闪过。

“是啊,其实你爸爸并不是不管你了。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一个家。”我说。

低着头,两行泪水滑落脸颊。我想,那是懊悔的泪水吧,还带着思念。

“法官,从前我以为自己是没人管的小孩,总觉得失去了朋友就失去了所有。所以我才听他们的,什么都愿意做,即使有些事明知是不对的。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会去承担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你可以告诉我爸爸妈妈吗,就说我出去后好好做人,一定当个好儿子!”他坚定地看着我说。

“好,你放心,我一定带到。”我高兴地说。

父母、子女之间,有时候陪伴、关爱,胜过所有,“家”的真谛就在于此。我欣慰的是,少年的心结打开,即便是人生走过一段歧路,但峰回路转,前方依旧充满希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生的每一段,走的每一步路,都不是不可逆转。刑罚之意义,不只在于惩罚,更多在于引导。我很庆幸,能够以一己之力,为他们前进的路点一盏明灯。

版权所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
地址:台州市市府大道339号 邮编:318000  访问量:26854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