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法官手记: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

(临海法院杜桥法庭 王洋洋)

 

“时光飞逝”作为文章的开头,总觉略显老套,但似乎又找不到更贴切的成语如此直白而又恰到好处地形容这逝去的光阴。转眼进入临法已第七个年头,尽管法官之路艰难曲折,但与之携手之心却从未动摇。这时光说长不长,却让我经历了法院人的不易与当事人的百态。

七个年头里,我竟有五个年头在窗口度过,接待了形形色色的当事人,或是伤心流泪,或是怒火中烧。踏进这个地方的人,总是带着怨气。而我们总希望带着怨气进来的,虽不能欢欢喜喜地回去,至少也能换得一份平静。犹记得那是15年春节后刚上班不久,一位面容姣好的女人抱着一个七八个月大的婴儿,走进了立案大厅。

“我要起诉,是不是在这里?”女人问道。

“是的,请把诉状、资料给我看一下。”我说着,接过了女人递来的材料,浏览起来,原来是起诉离婚的。或是因为春节外出的人都归家了,家人团聚的同时也引出生活中的种种矛盾,节后总能迎来离婚潮,尤以春节为甚。巧得很,面前的这个女人与丈夫结婚也正是七年多些,除了手中抱着的小儿子,家里还有一个五岁的女儿。

看着这女人手中抱着的与我闺女年纪相仿的小孩儿,我问道:“都有两个孩子了,多么不容易,干嘛要离婚?”

这一问,女人便红了眼眶,瞬间低下了头,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哪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还想离婚的?但这日子确实过不下去了。我每天照顾两个孩子忙里忙外,他回到家根本不会帮忙,就知道拿着手机玩,不知道在干些什么。他总觉得家里的事情就是我一个人的,觉得我每天不工作在家里带带孩子很轻松。我有时候跟他说两句,他就直接甩门走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日子了!他总以为我跟他提离婚是吓唬他的,我这就离给他看。”

我看着眼含泪水,临近崩溃的女人,轻轻叹了口气。夫妻间的事,又有多少能够断得清楚呢?劝解安慰了女人一番,我收下诉状,便让她先回去,等我通知,七日内再来立案。

女人走后,我拨通了她丈夫的电话:“你好,我这里是杜桥法庭,你是×××吗?你的老婆今天来我们法庭起诉离婚,你知不知道?”“怎么,她还真去起诉离婚啊?”男人的声音略显紧张,这使我放下了大半的心。因为我听出了男人的在乎,既然在乎,那便可以挽回。同样作为一位妻子、母亲,我能切身体会那女人的心情,而作为一个外人,也多少能够揣测男人的想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我跟那男人讲了大半个小时才挂下电话。我想,我可以少立一个案子了。

几天后,一个男人拉着之前向我起诉离婚的女人走进了立案大厅。“同志啊,不好意思,我们是来拿回离婚起诉状的。”男人说道。我找出那份诉状,递到那个男人手里,他说了句“谢谢”,便转身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我希望日后他们彼此都能珍惜对方,和和美美地将日子过下去。

时间过了两年多,他们不曾再到法院来起诉离婚。三年之痒也好,七年之痒也罢,挠过了,吹一吹,也便好了。其实,对于离婚案件,我们庭里总结出一套经验:限时立案。这项措施每年可减少一定量的离婚案件进入诉讼程序,更重要的是我们的努力成全了一个个即将破碎的小家。

七个年头里,我竟在基层法庭将相关的工作基本轮了个遍,然而无论在哪个岗位,总觉得自己能力欠缺。面对自己已执著了十余年的法律,仍有管中窥豹的感觉。多少法院人在为中国的法治事业而努力,中国法治事业的进步承载了多少法院人的梦。也许我们的力量微小,但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不断努力,能够定纷止争,让更多的当事人感受到法律的公平正义,这便是我们小小的成功。而这小小的成功,最终将汇成大大的进步,为中国法治的进程添上重重的一笔。

版权所有: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浙ICP备06050081号
地址:台州市市府大道339号 邮编:318000  访问量:25846990